燦爛人生

March 27, 2010
最近把家中的垃圾整理一下,想起了那些因為電影裏音樂元素而買的,特地收集起來,方便日後找出重看。

以下不是完整的清單,只是第一時間在腦間浮現又能給我找到的。

Amadeus 莫札特傳
Immortal Beloved 關於貝多芬的
For Horowitz
Shine 寫 David Helfgott 的
Jackie and Hilary 寫 Jacqueline de Pre 和她姊 Hilary 的
The Legend of 1900
Soloist
The Red Violin
The Pianist

能當這些電影裏主角必定有燦爛人生,當然劇情有虛構的,人物或許不真實的。但如果太平凡不夠戲劇性我想不會有人把它拍成電影。

是否每個人都希望站在台上給人指指點點?

小兒自小去了不少同齡小朋友的生日會,他從沒問為什麼我沒替他做,最近問了他,他就是不喜歡,我也沒法(當然內心高興,世間沒有什麼是必然的)。他就是不喜歡做被注目的一個,不能盡情的吃和玩。

暫沒興趣研究音樂史,也許已經有史學家得出結論,就是這些不平凡人的內心世界。他/她們生下來自幼已被定性為非一般的,不平凡的,未懂性已經被這世界認定了前途, 方向, 人生目標。或許有些只是想和一般人一樣地生活,間中慢下來放放假,轉轉工,轉轉行業, 或乾脆離開大眾眼光,他們可能也問過: 我可以嗎? 進了死胡同就是出不了來,悲哀!

報導中那解了 Henri Poincare conjecture 的俄羅斯數學家 Dr Perelman 的清高,古今能有幾人?

音樂以外也想到中國古代人物, 想到了徐霞客, 明代遊歷家, 原名徐宏袓(看他的名字你一定想到他的父親對他的期望), 沒有皇帝給的任務,沒有工作,沒有經費,只是想遊歷,也沒有想過寫下二百多萬字的遊記及可名留史冊。為什麼,你會嗎?

另一位你可認為更知名的是鄭和, 原名馬三保,立戰功於鄭村壩,後得賜性”鄭”,得上了位的老闆朱棣(皇帝)秘密尋人(跑掉了的舊大老闆建文帝)任務,七下西洋。鄭和不像徐宏袓,他其實可能是想公費旅遊,希望有生之年可到麥加聖城朝聖,因他三代都是伊斯蘭教徒。 他的成功也有點是被動的。他十一歲成了戰俘被閹了,跟當時大佬朱棣(燕王)去打天下,老闆謀朝(跟錯了命仔不保)後上了位他當然也做了太監阿頭。得老細信任當然秘密任務他也跑不掉。

最後一句,做父母的不要為子女們安排什麼燦爛人生,燦爛與否,沒有標準也不是父母說了算數,只要你心裏感覺到燦爛,別人看作平凡,又何妨呢?

如果莫札特當年有中國歷史看, 並知道百多年前徐宏祖 (他死後一百一十五年莫札特才出生) 的事積, 他可能早在少年長達十一年跑馬頭表演生涯時已離家出走。他一定也會寫音樂,味道可能不一樣,或許也會長命一點。

Glory 在字典裏就是燦爛。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