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生

April 26, 2010
自少叫柴可夫斯基做"柴生"。問小兒誰是柴可夫斯基,他說不知道。那貝多芬呢,"對不起,我不聽英文流行曲的",小兒說。只有莫札特他知道是誰因他"從小聽到大"。這證明古典音樂也要講市場推廣 marketing 的。

上星期六聽 Boris Berezovsky 和 HKPO 的"柴生第一鋼琴協奏曲"。他的"第一"十分有名是因為開頭的幾個音,這等於一些懸疑電影如果你錯過開場頭五分鐘你不如再購票重看一次。 這個第一樂章的主題 theme 於我 (或我的兄弟妹)或同齡的人或許也印象深刻,因為它多年前被用作香港電台一個晚上節目的主題音樂。

那年代我們是用收音機伴著睡的。

在音樂廳聽這曲應有數次但今次的感覺就是不用,Boris Berezovsky 是俄羅斯一位很有"力量"的鋼琴家,當他步到台前我的第一句是:"很大件",他手大及力量非凡。他和指揮, 蘇柏軒 Perry So 令到第三樂章十分新鮮及追上了前面的吸引力。沒有 Berezovsky 的力量和指揮的演繹這事不可能的。

最後當然是掌聲雷動, encore 把第三樂章重奏一次,這做法不是沒有但少見,Boris 和 Perry 一定十分滿意。

真想知道現在的青少年是怎樣接觸音樂的,音樂課、課外活動、電台、電腦 、電視或朋輩? 媒體太多又未必太好。偶爾也會帶小兒聽古典音樂,一年數次吧,他如坐針毯,還未開竅。

小兒現在最愛的是"張國榮"。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