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

June 26, 2010

前幾天吃了一頓記念離校三十年的飯局。這年紀的朋友話題離不開那三五個,我最沒興趣答的是朋友問有關工作的,如果問者三十年來都不記得我是幹什麼的, 我再說一遍也沒意思。

這場合一般行為是派名片,又是一種不喜歡做的。這像名媛去"波場"要穿什麼給人看一樣。他們可能只為取得聯絡但心裡可能下意識地用名片上的什麼什麼來打量對方。其實六十億人只有"六度分離"如要找一個人十分容易,不找白不找,名片於在鼻上也看不見。

題外話, 最近工作上要做偵查工作,發現這個找人十分有用,願付錢的可以知道一個人很多資料。

這些場合我一般不帶名片,解釋是如果你這些年來不知我是誰,幹什麼,沒有業務上接觸,那麼你除了知道我是當年同窗什麼也沒必要知道。其實"大話"當年(因沒人記得清楚真相),論論"起錨"或"超錯",最近聼什麼音樂或巴西會否拿世盃,身體有什麼毛病,做什麼運動,小朋友"拍拖"未、這些總比知道你又升 (或降)一級或拿多了一個什麼學位有談論趣味。

有意義的是和一位要好的玩記憶遊戲,有三十多位的名字不在名單上,我們努力往腦袋中找,只找到二十多,這已比那些有收集名片習慣的好了不少。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