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philosophy’

Infinity 無限

April 20, 2014

這個不是談電訊商的無限上網,那已經是常識: 無限是有限制的。

這其實兩個多月前寫了,英文的,只是假期中有時間把它翻譯過來發表。

不知怎的這個 Numberphile 進了我 Twitter Feed, 之後引發了很多思想。後來在網上讀了很多討論,辯論,硏究,有正有反的,不同領域的,十分熱烈。

我不能放所有看過的連結在這裏,我感覺討論不會停下來因實太有趣了。

有興趣的可以看這個,他後來有改正版。我還未有完全被說服,這些作者是物理學專業及數學家,我只可充當普通讀者。

IMG_3370

自小對數學都有興趣,加減乘除還可以,難一點的不能自學 (那本Fundamentals of Number Theory 看不入䐉),以上的收蔵我只作偵探小說看,情節十分引人勝。例如那本 Fermat’s last theorem by Simon Singh, 它不在上圖,不知借了給誰?

有趣的是這個,一定要看。 不同意,不明白,一頭霧水,你我一樣是正常人。

最近重看 The man who knew infinity, a life of the Genius Ramanujan, 一百年前正好是這位天才從印度去了英國,這個記錄片也要一看, 他也許是少數看通了無限的人。

我還未在書店見到這書不然我一定買了它, 就連 Ramanujan 在他給 G. H. Hardy 的信中也說以下的,誰要進瘋人院呢?

“.. I told him that the sum of an infinite number of terms of the series: 1 + 2 + 3 + 4 + · · · = −1/12 under my theory. If I tell you this you will at once point out to me the lunatic asylum as my goal.”

Advertisements

起跑線

November 20, 2013

現在常聽到 “起跑線” 這個詞,但這詞並不是用在關於跑步的文章上。廣告人實在利害,很多產品服務的廣告都叫人要贏在起跑線上。

聽來這是常理,那裡沒競爭,從奶粉,幼兒園,小中大學以至職場生意,老人院甚至骨灰龕。廣告叫人要贏在起跑線就是小學三年班要補習中學的課程,幼兒園面試的 IQ test 連博士生都答不到, 這就是所謂 “贏在起跑線” 吧。

如果用跑步賽為例,廣告是叫人不只站到最前近起跑線,而是説他們的產品是能令你站在起跑線前 5k 及人們未開跑你已在跑了。你定聽過有未出世已經報名校,這不是偷步是什麼?

我就試從跑步來看這事吧!

我跑步經驗只有數年但從中體驗的道理也不少,跑步就是人生,人生就如跑步。

偷步當然不該,能站近起跑線當然好 (台灣那次的經驗是証明),有沒有對賽果有幫助要看你功夫了。人生是長跑,不只是一個全馬,是很多一個又一個的全馬,重要是享受賽事而不是要贏全部比賽。有很多人只練習而從不比賽,一點問題也沒有。

每次跑步,練習或比賽,其實都是一種進步,能繼續練就是贏了, 不一定要拿獎或每次都有最佳最時間才是進步,只要能繼續正確地跑,哩數繼續加,平均速不大減,就是贏。過程中你定會知道那些做對了, 日子久了一定進步。

以我愚見如果打尖偷步或走捷徑能令你多贏幾場, 生命實在苦悶,失敗經驗從來是寶貴的,小朋友只能被動地跑快了一點,長大了要用自己雙手雙腳保持父母要求的速度, 怎麼辦? 有些會放棄,停了下來,有些用他們學會的不當手法去偷步打尖。

況且跑步還要看風景和聽音樂, 目的並不是快及贏,這些是卡通片都說的道理。 於我來說, 滿地都是起跑線, 有早有遅有快有慢, 如這個那個

還有大家都知的, TVB 開台時邵逸夫已是六十歲。

Training, sharing, talk or whatever

June 21, 2013

This presentation delivered 19th this week. I also found that this doesn’t work on IE which isn’t surprising. Lucky that the notebook available there has Chrome installed.

I really like keeping my presentations in the cloud but Prezi needs to be more powerful, say how about animation of words?

很多個為什麼

June 2, 2013

今天和同事們扯談,好容易又扮榕樹頭長者,說遠了問他們:"我們為什麼上班",”你會渴望上班嗎?”.

找不到答案是正常的,每人有不同的動力 (motive),或上班的原因,或上班並不是因為"因",而是"果",也可能是"業",也有人一生勞碌從沒時間停下來想一想,這種人可能是最幸福的。

又扯遠了,寫這篇其實想回應S的那篇,我們這年代受環境及身邊的人影響太大 (這又叫洗腦),環境資訊太多而且能選擇不收不聽十分難,你能冷靜思考嗎,不容易,每個課題其實都可做研究及寫成博士論文。

我們為什麼入學讀書,為什麼讀這一科,學成歸來找什麼工作,一切一切像電腦程式一樣,好像鐘擺一樣,不要問點解。你表哥都碩士啦,表嬸說做 ibanker 大多四十多歲可上岸,到時想搞什麼理想不算遲吧!

我們全是鴨,填出來的,在大潮流中向著同一方向做同一件事,有問題嗎各位同學? 下課。

百份之九十九都說沒問題,”..要食飯嗎/我要上車/女朋友話已經八年….”, 繼續向前游為你身處的社會盡一點力, 為父母不用擔心扮一下, 好命的你可能父母不會把你與貼在牆上的股票做比較。如果你是搞事的小眾,怎麼辦? 例如 9A 狀元去做巴士車長或入大學讀考古之類。

愚見是教育是教做人的 (應該, 有用的他們又不教),課本得到的百份一在工作上都用不著, 不管碩士或博士(除非你去教書), 教育不能講回報,能正直地做人一切都是上班後才學,做車長駕大巴只是必須的過程,學到的人生經驗不能從表面看。如果浪費光陰一事無成怎辦?那更好,起碼工作是他選的,早失敗比遲後悔好!

現世代很多小朋友混混噩噩地學了琴,唱了合唱團,又會用法文叫餐,出社會工作後永不用自己錢去聽一場古典音樂,對法國文化一點興趣也沒有,父母的投資回報比牆紙還要少,只有銅臭氣質欠奉, 講人生哲學小心粉刷。 小朋友不願做的那會做得認真,不認真怎會做得好,做得不好只歸類那九十九巴先。

我渴望上班和小朋友扯談的感覺,也渴望下班和 Bach 對話